一叶知秋

叶橙 | 时光未老

云微wennie:

(⊙o⊙):



01




隔着人群,她提着裙摆小步跑来,耳际的碎发在空中划出飞扬的曲线。脸上挂着灿阳般和煦的微笑。像四月的春风,十二月的星光。




呵,他的姑娘。








02




叶修记忆里有那么些难忘的瞬间:拖着叶秋的行李阖上家门的那一刻,凉风习习;苏沐秋出事的日子,医院里惨白的墙面和玻璃上刺眼的反光;第一次在最高舞台的团队赛,大漠孤烟被一叶之秋清空了血条;离开嘉世的冬天,大楼里透出来的一片昏黄;站在全世界最高的荣耀领奖台,闪光灯炫得满室通亮……




这些都是很重要的,一闭眼就能感受到当时的心情。然而那些温润的、细水流长的回忆,都是关于苏沐橙的。不惊心动魄,不荡气回肠。和血脉生长在一起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


难忘的片段是土壤里开出的花,而生活是铺在脚底的背景,一脉一脉地交错,才有了今天。




被看着的过去和未来以及今天。都是和一个人在一起衍生出的小美好。








03




一袭婚纱,手捧鲜花的新娘稳稳地停在自己面前。长长的裙摆遮住了脚下银色的高跟鞋。




纵不是第一次看,还是再一次被惊艳。他看了她十五年,真正的从一个小萝莉养成颠倒众生的大美人。十五个三百六十五天里察觉不到的,叫做习以为常、潜移默化,回过神才发现他们都已经把那一年抛在身后好远。




“这鞋一穿,都跟哥差不多高了。”




“嘻嘻,再高三公分也完全没问题。”




把她的双手牵在自己手心,几乎是小心翼翼。




犹记得第一次见到苏沐橙,他十五岁,她才十二岁。鹿一样的眼睛,蝴蝶一样的睫毛,地道的美人胚子。和叶秋掐架长大的他,也十分理解妹控的哥哥对她的保护。这么漂亮又乖巧的妹妹,不怪苏沐秋紧张。时间像一道魔法,改变了身高,头发的长度;褪去了青涩和稚嫩,将她勾勒得愈发耀眼。




手指穿过干燥的指缝,握成十指相扣的姿态。




“一早开始就没烟抽,不习惯吧?”




“可以的你,幸灾乐祸。”




他作势凑过去亲她的唇角,被她用手挡住。“别闹,化妆师的仇恨值会爆表。”




“不说还好,现在烟瘾犯了,来个瞬发的治愈术?”




她飞快地在他嘴上咬了一口。




今天的唇膏也是橙子味的呢。








04




今天是叶修的幸运日,也是受灾日。把联盟女神娶回家,终归是要付出点代价。




叶家在皇城脚下有头有脸,卖着二老的面子,亲戚长辈都是有头衔的主儿,酒桌文化不可谓不熟稔。一帮子职业选手虽然一个顶一个不能喝,轮番上阵也够他喝上一壶的。总算还有个大孙愿意当伴郎,能帮新郎挡掉点。剩下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


不过叶修心够脏。长辈面前一再强调职业选手不能喝酒,国家队蝉联还想不想要了,说得连叶爸爸都出面帮他说项。跑选手面前,跟蓝雨说微草滴酒不沾,手残还敢开赛前喝不怕手抖;跟霸图说年纪大了再喝,缩短职业寿命;闹得几个队酒没让他喝几杯,毫不客气地灌起了加过各种料的鸡汤鱼汤,简直酸爽。




几圈下来,该醉的也醉了,该倒的也倒了。新郎眼神放空,被架回了新房。至于一心想刷几成回来的损友们,早几天选手群里君莫笑就凉凉地说上一句“一个个的都比哥晚结婚”,言下之意有的是报复的机会;外加机票车票送行车一早给备好,这会儿都在返程的路上。——为了不被闹洞房,叶神也是挺拼的。




新婚的妻子替他脱了外套,擦了脸,想去换下那身不方便的礼服,背后的拉链长长一整条,还偏偏卡在了当中。




叶修支着沉重的头,看着她尝试去勾身后的拉链头。连续两次失败后苦着张脸走到他跟前。




“醒着?帮个忙。”




他示意她转过身去,拔开卡在拉链扣里的花边,顺利拉到了底。光洁的背脊顺势跃入视线。




“好了。”




也许是酒精作祟,夜里静得能听到心跳的声音。“你还记不记得初中那会你跳舞穿的那条裙子,拉链拉不上,也是我帮你搞定的。”




那是条粉色的裙子,学校安排跳舞给发的,质量不好拉链不灵活。那天苏沐秋一早就去了网吧,只剩下叶修可以帮忙。刚见发育的少女丝毫不害羞,坦荡地把腰线露给她。少女的哥哥没能够知悉这一段小插曲,否则又是一番鸡飞狗跳,PK追到天涯。




“记得啊。那天每个同学都说漂亮,可就是某个不是同学的人什么都没讲。”




“我一向不说废话。”




早在那么早以前,就已发生过似曾相识的场景。面前的人,和十几年前渐渐重叠,时间在她身上刻下的痕迹,是一天比一天、神采飞扬,眉目如画。




你在时,时光都舍不得老。








05




一本红本,两枚戒指。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,苏沐橙被冠以“叶太太”的头衔。




一条微博,二十五个字。一条婚讯圈内圈外转地沸沸扬扬,一众选手肉疼起奖金刚到手就得封红包。




相互交换的,第十赛季的冠军戒指。就连最刻薄的人也说不出“秀分快”的话,似乎在叶苏二人面前,唯有祝福才合理。




他们预约的是最早一批办证的时间,但民政局里还是有不少人在等待。明知道伪装也没有用的二人,也早早有了被认出来的心理准备,最后当然是不得不被围住,签名。也有人偷偷po上微博和朋友圈:天,我居然和女神同一天扯证!!




好容易在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两本证,叶修主动发了一条微博,告知婚礼的日期,以及该来的自觉准备礼金。这才“官方”证实了消息。下面是一排排的“我的男神女神终于在一起了”,“周橙党已哭晕在厕所”,“幸福die,我妥妥地又相信真爱了”……等等等等。




男女主角自然没有实时关注。他把妻子拥在怀里叫“沐橙”。




“嗯。”她轻轻应着。




他们等了很久,十五年的光阴,十五个四季更迭。却像一种约定俗成的暗号彼此缄默。大约也只有青梅竹马修成正果的方明华,能够不酸溜溜地羡慕。然而就连方明华也没有的,是普普通通的一天,叶修把苏沐橙领回家见了家长;又是普普通通的一天确定了哪天去民政局。没有百转千回或感人肺腑,没有不切实际又烧钱费力的浪漫。




别人的许诺是鲜花、钻石、单膝跪地,他和她的一生一世是——冠军。




以及最最生活化的,平淡入心的柴米油盐,日常琐碎。








06




叶修洗完澡,看见苏沐橙正陷在大床里看电脑,手里捧着伴娘给准备的夜宵蛋糕。看到他出来,她眼珠一转说柔柔还备了泡面,要手艺好的人给泡一碗。




叶修也确实饿了,胡七八糟地喝了些东西,吃得反而少。好在冲了澡清醒大半,洗了热水壶烧水。当泡面的香味散发出来,和多年来一样,他主动递给她。




“在看什么?”他这才注意到她看的正是婚庆事前剪辑好的视频,“原来是视频。”




“剪得不错。难怪收费那么贵。”




叶修立马想到了合同上哪一串的零,点头。“幸好刷的是我家老头的卡。”




婚庆是挺专业的班底。知道两位都是知名的职业选手,把两人的经历和职业生涯的荣耀串起来合拍了短片。也许在张佳乐这样的看来有双重闪光弹的嫌疑,在本人眼中却是真真正正的回忆。




——从三个人的合照,到两个人分别与嘉世签订的合同,一起获得“最佳搭档”,捧得第十赛季的冠军,再到与国家队队友联手捧起奖杯……他们的荣耀史,也是他们最重要的人生。




“二十一岁?”她吃着面条口齿有些含糊,“身材比现在标准。”




“那是泡面和面汤的错。”




当叶修喝完最后一口汤,身边的人已经睡着了。轻手轻脚地抽出她膝盖上的电脑后关机,小心将她平放在被塌,调整成一个还算舒适的睡姿后,为她盖上了薄被。




“晚安。”








07




前人的经验通常真诚过方锐的眼睛。比如新婚夜通常累成狗什么都不想做,比如洞房的日子其实压根没有洞房可闹。




以及,结婚也就差本证,婚前婚后的最大区别无非是——小孩可以上户口。




早就“同居”多年的两位自然也没什么新鲜感。看着新任的叶太太端出早餐,反倒让人想起十几岁的时候。同样两个人住,一起分享早餐,分享前一晚的梦境。当时谁也预见不到,许多年后的今天,他们分享很多东西,也包括彼此的人生。




“好吃吗?”




“那还用问?简直救了被我妈折磨了两年的我。”




“那谁洗碗?”




“当然是我。”




谁说拿冠军的手不能洗碗呢。连女神都可以一身烟火气。除去荣耀的成就,名为叶修的男人,仅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;并且不会与她相遇,不会有交集。




“以后的碗都交给你了!”




“我可以叫叶秋来吃饭让他洗。”




某处的可怜弟弟一边吹着暖气一边打了个寒噤。








08




也曾以为人生有很长。到头来发现它的长度无法目测和丈量。当年的苏沐秋不曾料到,梦想尚未开始,就已经结束了一个传奇。站在他墓前的二人却已了然。




“这又是什么?”




“绣球花。粉色的花语是希望。”




婚后两人结伴到南山公墓,苏沐橙照例带着新的花束。和他们第一次来时一样,脚底是不知名品种的枯叶,踩上去发出嘎吱的响声。她的头发依旧被风打乱,发丝痒痒地吹到他的耳朵。




叶修试图避开,均告失败,最终还是认命地将她揽在怀中。




“告诉他我们很好,他会高兴的。”




她很确定。








09




时间走得很快,不见疲态。他和她在这长长的岁月里,不急不徐,并肩而行。




时光未老。而他们在行走的过程中,终将慢慢变老。




然而多幸运。纵使绕过一些弯,走过太长路,他们用陪伴代替告白,在漫漫的光阴之后,终于得偿所爱。




















·牵扯到伞哥总是莫名地悲了起来。明知道他俩幸福的话,伞哥会气急败坏地怨臭小子拐跑了全世界最可爱的妹妹,心里面默默欣慰。生活就是这样吧,没有十全十美,幸福终究很细微,却足以让人回味。因为没有如果,所以只能活在当下,尽力精彩。




·总觉得这两个一点都不在乎婚礼反正结婚对象确定是对方就行了。但是形式得有哪怕只为了叶家父母。又或许想的是“把礼金收回来,过几年要还的时候哥带儿子去占三个座吃回来”?


评论

热度(204)

  1. 一叶知秋云微wenni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蓝城雨洛(⊙o⊙) 转载了此文字